當前位置:迷你書包>>方嚴>>造物至尊>>造物至尊目錄

第二百四十章 我有錢

更新時間:2018-01-12  作者:方嚴
背迷你書包輕如鴻毛,看精彩小說重比泰山!一切盡在迷你書包小說minishubao.com

于躍費盡唇舌終于將天黎國鎮守邊關的大元帥祁德龍給說動了,可是這時候,祁德龍卻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所以剛剛升起來的豪氣立刻又泄了下去。

“不是我不想主動發起攻擊,只是我們這邊兒的補給遲遲不到位,沒有糧草后援,我們若是在此時選擇主動攻擊,非常困難啊。”祁德龍說出了自己的顧慮,他鎮守寒食關,糧草補給已經出現了一些小問題,他已經向黎都討要糧草了,身在黎都的皇帝也已經下旨向寒食關運送糧草了,可是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了,寒食關、湞江關和風谷關卻都還沒有收到黎都發來的糧草。

于躍聞得大元帥祁德龍所言,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問道:“大元帥,往常可有同樣的事情發生?”

于躍知道祁德龍已經鎮守在邊關好多年了,那么他對邊關一應過往應該都是非常了解的,自然也應該知道如今這樣的情況是屬于偶然還是常態,若是常態自不用太擔心,只要催促就可以了,若是偶然就必須提高警惕了,在當下這個節骨眼上出這樣的狀況,難免讓人聯想到與北越國的謀劃有關。

祁德龍聽于躍問起,便說道:“在新帝登基之前算是常態,不過新帝登基這幾年都沒有發生過同樣的事了,所以現在這種情況,既可以說是常態,也可以說是偶然。”

于躍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新帝魏武君登基的日子真的不長,所以寒食關這種糧草補給延遲批放的事情,還真不好說是常態還是非常態。

“祁大元帥,當今朝中負責批放糧草的人是誰?大元帥對此人可熟悉?”于躍沉思許久,想到了一個問題,于是又開口問道。

祁德龍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似乎是在思考什么問題,之后才開口說道:“在我朝負責前線軍隊糧草的是戶部和兵部,一直都是兩部尚書商量做這些事,不過糧草卻是由戶部出的,然后由兵部和戶部聯合押運。”

于躍又問道:“那么這次皇帝陛下批下來的糧草,現在走到什么地方了呢?要到我們寒食關、風谷關和湞江關,還需要多長時間呢?”

聽于躍說道此時,祁德龍明顯有些火氣,冷哼道:“哼!那些糧草根本還沒出黎都呢。我們的戶部尚書說自新帝登基以來,減賦稅、設恩科、賑災荒、修城關……處處都用錢,所以國庫空虛,需要晚些時候才能放出糧草給我們,真他娘的讓人窩火。”

在于躍的面前,祁德龍不擔心被穿小鞋,所以有火氣也就發出來了。

于躍這一年多都在北越國,對于天黎國朝堂上的事了解不多,但聽祁德龍的意思,好像是那位新上任的戶部尚書也不是特別的讓人省心,連邊關將士的補給也敢扣著不發。

“這件事情陛下知道嗎?”于躍問道。

祁德龍點點頭,說道:“我已經向陛下遞過奏折了,陛下應該是知道的。”

于躍眉毛一挑,追問道:“應該?什么叫應該?萬一大元帥的奏折被有心人扣下來了呢?”

于躍在黎都待了可不是一天兩天,對于朝堂上勾心斗角的勾當他也見過不少了,那些臣子表面看起來對皇帝陛下都是恭敬愛戴,可是背地里干些什么,皇帝卻未必都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是皇帝知道了,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朝中的那些臣子,尤其是位高權重的重臣,哪個不是黨羽成群,就算是皇帝,想動這些人也不容易,你要治這個人的罪,立刻會跳出一大堆人來求情,如果你還執意治罪,那這些人的花樣兒多著呢,古時就有朝臣集體稱病不上朝,將皇帝自己曬在朝堂上。所以,朝堂之上并非是皇帝一個人說了算的,因此祁德龍大元帥遞給皇帝的奏折,皇帝有沒有看到還真說不準。

祁德龍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沉聲道:“難道還有人敢攔下我遞給陛下的奏折不成?”

于躍點了點頭道:“這種可能不是沒有,大元帥的奏折走的是兵部,大元帥可請老元帥找兵部尚書調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人膽大妄為,扣下了大元帥遞上去的奏折。”

祁德龍面沉似水,咬牙切齒道:“這件事我還真得讓老爺子幫我查查,如果真有人敢扣下我的折子,絕對不能輕饒了他。”

于躍知道祁德龍心里有火氣,于是道:“大元帥可再上一份奏折,讓老元帥親自帶著交給皇帝陛下。”

祁德龍點點頭道:“現在看來也只能如此了。”

大元帥祁德龍有種很不好的預感,他覺得這次可能真的要出事了,甚至有可能黎都方面都會有事情發生,他覺得壓力瞬間增加了不少。

“大元帥,如果不從朝廷調集糧草,憑著大元帥的面子從周邊這些郡府能找來多少糧草?”于躍知道朝廷那邊短時間內是指望不上了,如今能做的就是以大元帥祁德龍的面子向天黎國附近幾個郡府征集些糧草,作為應急之用,真到進攻白熊關時也不至于因為糧草緊缺而受到影響。

大元帥祁德龍低頭沉思了一會才道:“附近幾個郡府都不是很富庶,不過總會有庫存的糧食草料,但是究竟能籌備到多少,還得我差人卻向這些郡府詢問過才知道。”

于躍點點頭道:“既然這樣,那么大元帥你就盡快差人去問一下,能籌備多少就籌備多少,就算我們不進攻白熊關,也需要糧草支撐,倘若趕在北越國和北齊國軍隊進攻時我們卻斷了糧草,這三處險關可就危險了。”

正所謂未雨而籌謀,總需要看得遠一些,現在天黎國可是面對北越和北齊兩個大國,一旦糧草補給出現問題致使三座險關失守,那整個天黎國都危險了。

大元帥祁德龍也是個干脆人,聽了于躍的建議后,立刻道:“今天就先聊到這里吧,我先回軍營,差人去附近幾個郡府籌備些糧草。”

于躍沒有留大元帥祁德龍,現在不是客套的時候,還需要先解決燃眉之急。

大元帥走后,于躍寫了一封書信,然后讓雪雕帶著到了黎都城的靈獸閣。

于躍這封信是寫給楚離的,主要是向楚離交代了他在北越國白熊關所遇到的一切以及現如今邊關的狀況,讓楚離幫著老元帥祁隆調查邊關糧草之事。

天黎國都城黎都北城的靈波湖畔,一座樓閣矗立在那里。這座樓閣便是于躍的靈獸閣了,如今黎都的王公貴族以及商賈富戶對妖獸的熱情已經褪去,所以這處靈獸閣比起當初來冷清了不少。

不過,雖然如今的靈獸閣冷清了不少,但是閣中的伙計卻還在。楚離干脆將這里當成了自己的家,除了進宮見當今的皇帝魏武君,他就待在這座靈獸閣中。

這一日,楚離正在靈獸閣中百無聊賴地翻閱著古書籍,卻聽到空中傳來一聲鷹唳。

對于這種鷹唳,楚離并不陌生。他推開了房門,從靈獸閣中走出,到了院落之中。

這時,天空一個白色的身影拍動著翅膀,撲啦啦落在了院落之中。

楚離見到落下來的白色身影,乃是一只白色的大鳥,這白色的大鳥自然就是于躍的雪雕了。

楚離邁步走到了雪雕的身前,從雪雕的身上找到了一個竹筒,然后從竹筒中找到了一封書信。

楚離拿到書信,立刻回了自己的房間,然后打開慢慢看了起來。

許久之后,楚離將書信折好了,然后手一晃,那書信便開始燃燒起來。

書信燒成了灰燼,楚離則離開了自己的房間,向皇宮的方向趕去。

于躍在寒食關里的客棧住著,這些天他很少外出,主要是怕大元帥祁德龍找不到他。

這天早上,于躍如往常一樣洗漱完畢,坐在房間中指點魏荷兒修煉,這時外面來了一個人,敲響了他的房門。

于躍推開房門,見到的正是守衛寒食關的主將祁德龍大元帥。

于躍沒有說話,只是一撤身,為祁德龍讓出了道路,待祁德龍進入房間后,他迅速關上了房門。

“祁大元帥,事情進展如何了?可曾籌到糧草了?”見了齊德龍,于躍便迫不及待問道。

祁德龍的臉色并不是很好,可能這幾天勞心勞力的有些累了,但是他聽到于躍詢問后,還是打起精神說道:“事情雖然不太順利,但糧草還是籌到了一些,雖然不多也夠這一百多萬人一個多月的用的了,只是如果進攻白熊關卻還嫌不夠啊。”

于躍緊鎖著眉頭,現如今這當口,死守三座邊關絕對不是什么好辦法,唯有抓住時機進攻,才有可能打垮北越國與北齊國的聯軍。

“大元帥,能不能從附近郡府的百姓、商賈手里買一些大軍急需的糧草呢?”于躍依舊不死心道。

祁德龍面露尷尬之色,他說道:“附近這幾個郡府的百姓和商賈手中應該有不少存糧,但是這些人的糧食不能白拿的,我雖然是個元帥,可是卻孑然一身,沒什么盈余啊,總不能讓我帶著兵去他們那里搶吧。”

于躍搖搖頭道:“搶肯定是不行的,但是我們可以去買啊。”

祁德龍的表情更尷尬了,說道:“我當然知道可以買,但是我沒錢啊。”

于躍聞言哈哈一笑道:“大元帥沒錢,我有啊。”

于躍說完,像變戲法一樣變出了一沓子銀票。

背迷你書包輕如鴻毛,看精彩小說重比泰山!一切盡在迷你書包小說minishubao.com

上一章  |  造物至尊目錄  |  下一章
 
迷你人氣:  武道天下  都市之萬界至尊  偷香高手  餮仙傳人在都市  星際法師行  從仙俠世界歸來  開著外掛闖三國  超級兵王  都市之極品仙官  偷香  
吃著碗里看著鍋里:  [言情]  鳳回巢  帝妃太妖孽  穿越之教主難為  瑾世子的俏醫妻  穿越之嫡女謀官  錦宅  宸系靈心之邪王霸寵  
如果您對任何網友上傳作品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請聯系我們:admin#minishubao.com(請把#改為@)。
Copyright © 2012 迷你書包 www.minishu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